懦夫

暑假的一些书和电影

1.茨威格《一个陌生女人和她的来信》
很久没有读到这么精彩好读的外国小说。篇篇都很有戏剧的张力。情节波澜起伏却分寸刚好,不至落入狗血。故事往往这样展开:人物在一个漫长的时间跨度里遭遇人生的大事纪,命运沿着蜿蜒陡峭的河道流淌着。而所有这一切,都被自己或第三方见证者以回忆的口吻讲述出来。就着一杯咖啡就能听完一个人的大半生。时空的延展与浓缩,是迷人的对比。茨威格的文字仿佛有自然向电影转换的质感。阅读之时眼前看到的是一幅幅画面。老旧房间里寂然盛放的白玫瑰 ,向窗外兴奋挥手的盲眼老人 ,被狂躁记忆重新点燃的仿佛在命运的绑缚中浑身颤抖的棋手 ……衬着共同的动荡飘摇的时代大背景,这些画面令我产生闷重的不适感。...

《管教》

-2016年8月21日-

*感谢某小天使提供的梗。另外取标题无能......


H很喜欢p的椅子。不仅是因为坐得舒服,更多的,是略磨损的皮质坐垫上残留的p的体温,扶手处剥落的黑漆以及周遭隐约缭绕的烟味,令h感到占有的幸福。P总是那样阴晴不定,神秘如一团看不见颜色的雾,即使被他抱在怀里,也无法透视到他敞开的心哪怕一点。h总有一种在梦里的感觉,好像一觉醒来,他们又会变成未遇见之前的状态。在各自的楼层,在各自的教室里,勤勤勉勉地使用着每分每秒被分配到的时间。

而这把转椅,就是一只冬眠的p。安静地在h脚下蜷缩着,呼出他独有的勾魂剂一般的气息,把h绑在身边,永远都不会醒来。

打开办公室门之前,...

懦夫的自白

我的痛苦来源于人格分裂。最本真最深处的部分,随遇而安,悲观而享乐。被后天教育得太好的那部分,稳妥、理性、勤奋、上进……一切属于好孩子的优良品质她都具备。她永远都活在自我与他人期望的追逐中。我所读的书,乐于交往的人不断培育着我的本真。在学校、家庭乃至更广阔的社会所受的有形或无形的教育,则将另一部分的我塑造的更加强大而完整。随着时间的推移,两部分人格都得到了巩固与健全,逐渐变得势均力敌——而不是像我猜测的大部分人那样总有一方吞噬另一方。
两种人格如两匹健壮而固执的马,它们都昂着头,要拉着我往它们各自着意的那条路上奔去。缰绳的每一次拉扯,都将我的灵魂活活撕裂开来,把我抛向痛苦的深渊。我知道,它们谁都跑...

无眠之城

 基本把文章晾个两天就会发现比初读烂了好多。原来只是想写一个淡淡温馨淡淡忧伤的童话,写着写着风格完全跑偏......

在太阳落下和夜幕降临之间还有一小段时光。足够渔舟泊岸,足够暮鸟归家,足够手巧的妇人备好一桌晚餐。
  目光越过吵嚷拥挤的人群和大小各异的黑色摄像头,我能够看见远处的高楼已亮起了灯,却因缺少黑色夜空的映衬而未显出应有的璀璨。天光已由明转暗,而夜色还未涌入。天空扫尽了云彩,等待星辰降临。
  “先生——昨天您的睡眠表演十分精彩。不知您对今天的睡眠有何期待?”近处一个柔腻的女声拉回了我的视线。她化着精致的妆容,脸上是一层讨好的笑。
 ...

h是真的要完了


p的办公桌正对着门,门边的墙上安着一块半人高的镜子。
常常,没人的时候,他点起烟,整个人在那张皮质后背的转椅里松弛下来,伴随着尼古丁的香气,飘入另一个世界。他的一只皮鞋点着地面,椅子就慢悠悠地转了起来。
那面镜子里,映着旋转着的黑色椅背,又慢慢浮现出他潮红的脸庞,于一片烟雾缭绕中,变得模糊不清。
这样的图景总是给p带来无穷无尽的遐想。仿佛他身处清末的深宅大院,在鸦片的余烬里,默数着失落的西山。或者他躺在枝繁叶茂的榕树下面,日光细碎,洒满脸庞。百灵鸟的叫声多么清脆——
门哗地一声推开,隔壁班的女老师抱着一叠作业本走进来。她的足音精准地击碎了p的白日梦。
p的椅子停了下来,正好背对着她。
“p老师,您少抽根烟...

【ph那些甜与虐的日常】

说明:从前写的小段落都放这里来了。以后这两个人的故事就写在这里(这学期的新脑洞到现在又忘得差不多了)。不定时更新。自娱自乐。p和h都是现实生活中富有小说气质的人呢感谢他们赐予我的无尽灵感2333333

  • 2016年4月 《我爱你啊》

在h的眼里,p一直是那个背对着他低头的孩子。

p低着头,缩着身体,使得本就不高的身形显得更加瘦小。极力按压的情绪透过单薄的背影向外界传递,欲盖弥彰。他的右手插在口袋里,军绿色的夹克下摆隆起了一个拳头的形状。左手颓然地垂在身侧,似乎是被右手抽尽了气力。

他站在背光的一侧。

h能够想象出他脸上深重的阴影,是如何像强力胶水般凝固了他的表情...

I got lost in the forest

与其在生活中寻找诗意

不如日夜酣睡

只有睡眠与生活脱离

我闭上眼睛的时候

听见一棵松果掉落的声音

我也曾有过秘密

紧握在手中

消散在风里

思想是覆满青苔的一条小径

越走越是双足泥泞

如果没有寻找就不会有迷失

如果没有迷失就不会有所得

松果把篮子装满了

却在我不慎摔倒的时候

若有所思地滚下一颗

停在外婆的屋前

夜深了让我们来思考人生

夜深了让我们来思考人生

困难是弹簧,你强它就弱,你弱它就强。生生相克,谁不是弹簧。你强他就弱,你弱它就强。

人生是一头大胃口的怪兽。它的胃是个无底洞,似乎怎么都填不满。你害怕他会吃了你,只好每时每刻不遗余力地为他寻找食物,大蒜萝卜香烟,一找到就往他嘴巴里塞。生怕饿着了他。等你终于喂饱了他,他就一口把你吞掉。

人生是座巨大的垃圾场。这辈子你所有的废弃物都丢在里面。边走边吃,边走边丢。鸡鸭骨头鱼刺、牙膏毛巾牙刷、再也用不到的傻逼,都丢在里面。好不容易清理完了垃圾,你也纵身跳入其中,一把大火,三天三夜。

人生是头牛。你怎么和他讲道理他都听不懂。你口干舌燥累得要死,他埋头吃草气定神闲。

人生...

晴天四篇

她眼盲

可是脸朝着光

坐在椅子上

像冬天

贪恋太阳


去年夏天的那场暴雨过后

柳树A就站不直了

他跛着右脚

伸着手臂

七倒八歪

可是身旁的柳树B

却依然吝啬一个拥抱

下午在溪边洗出一个白瓷碗

碗底一圈水渍

装进了整片天空

从头发、耳廓、脖颈再到腰腹、四肢

将你五花大绑

“不准放行!

向蓝色敬礼!"

窗外

。好久没写东西了

窗好比是一双善解人意的手,左右轻轻一挥,移开了你面前的课本和人群,然后将窗外阴晴雨雪的不同景致送入你眼帘。于是万物有情。

【阴】

天空是白色的。真的是白色的。那些曾耀人眼目的日光、星辰和云彩都藏匿于白雾之后,心甘情愿地织成了背景。

一只鸟儿飞过来。灰扑扑、胖墩墩的一只鸟儿,落在香樟树的梢头,其顶部的枝干抱着叶片随之颤抖了一下。这是最平常不过的日子,它早起觅食,吃饱了就到处逛逛。偶然路过一扇窗,就为那片明净驻足。

“喂,你的兄弟姐妹都飞去过冬了,你怎么还留在这儿?做事这么傻乎乎的,可不好啊。”

 它好像听见了似的,瞪大了眼睛盯着窗内的我。这次对视持续了一秒...

岛上闲人

  我从前不知道这个地方可以塞下一个人的全部。那数十年的光阴和那些光阴里的人事、碎语、风和雨露。是啊,我正逐步地成为一个平庸的坏人,但好在,它还在这里。不是作为一种历经时间涤荡依旧捍卫真善美的象征而令人感动,它仅仅是在那里,让我至少有泪可落。

(1)

  那个老人从前独居在岛上。在水一方的木屋,是她的居所。一个人的生活或许寂寞,却也轻松自由。晨扫、做饭、午休,黄昏时分修剪花木,夜里枕着水声入睡。日子平稳而单调,无可过分留恋,心安即是归处。屋前的紫薇花悄然开落,天边月亮兀自圆缺。松阴溪水日复一日地流淌,将这座岛连同那些无人倾听的故事深情揽在怀里。...


当我听民谣时,我想起了什么

  大家都说“民谣是唱给有故事的人听的”,以我十几岁的阅历,高频地使用着“往事”“年少”“怀念”之类分明是故作老成的词汇,总是显得可笑。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音乐有魔力。你所忘记的,歌声会帮你记住——

 在你完全无知的情况下偷走当时周遭的声光气味,或哭或笑的你们,在下一次你听到它时将所有早已遗忘的过去一并交还,借着怀旧的由头,毫不留情地将你抓住你,击中你,打败你。

  于是平常不过的四季更迭,也像是沧海桑田。

  就像一对久别重逢的情侣,坐在酒吧相对无言,直到一首歌响起,女人的眼神迷离起来,她装...

暴雨初霁。
我临窗执笔,不时抬头望一眼天空。起初是一层鹅黄,拖着白云,慢慢荡着。平和安定得,仿佛刚才的狂风急雨只是幻觉一场。然后颜色逐渐加深,金黄,橘红,血红。柿子树在这样梦境般的背景中散发着熠熠金光,而它脚下匍匐着的低矮民居却像被夜色压了下来,一言不发,卑微到骄傲。这风景走得太快,夜色从房顶爬上了天空,刹那间俘获了所有光明。对于极力张嘴向他人描绘的拙劣观者来说,这是自然表演者毋庸置疑的胜利。
那时还不如不写,静静看着。

远方之贺


 少年在山头坐了好一会儿。午后的阳光正好,不温不火的,将身心都浸泡得散漫起来。
 少年穿着纯白的衬衫,挽着袖子,露出纤白的手腕。折下一段草茎放在嘴里反复嚼着。
 山风送来栀子花的香气,忽远忽近地飘过来。从远方的苍翠蔓延至脚下倒伏的浅绿。
 “就这样度过一生吧。”少年伸了一个懒腰,在草地上躺下来。裸露的脚踝被狗尾巴草调皮地蹭了一下。

 自从父母去世后,他就在这座无名小山上独居,已近两年了。房子是祖父留下来的——一座位于半山腰的小木屋。颇有年代,加上本就造得简陋,一扇木门推起来吱呀吱呀的,到了雨天,四处漏雨,深切体会到杜甫“床头屋漏无干处”的凄凉之感。所幸...

人物速写.写作素材

2015.7.13
新华书店。
洁白的瓷砖地面一尘不染,打扫得倒是很干净。我捧着书坐在地上看,为了给购书者留出行走的通道,拼命地缩着腿。
在轻柔舒缓的背景音乐中不时传来婴儿的啼哭,在阅读的时候总是刺耳扰人的。我皱着眉向不远处的一排座椅望去。
体态微胖的妇人心不在焉哄着怀中不安分的孩子.仿佛不胜其烦又有为人母的乐在其中。
视线收回.淡淡地扫到角落里的她。
那是两排书架间异常逼仄的角落,恰好容纳身材纤瘦的她。她戴着耳机,不耐烦地一次次查看手机屏幕。一本言情小说搁在盘着的腿上。(我凭借封面推测)
我继续看书,因为双腿长时间弯曲的酸痛和麻木,又不得不站起身来。绕到另一排书架后,玩味性质地扫视着排列齐整的书册.一只手...

私人向导·储物指南

*光荣标题党

*近日的一些感受。我似乎又慢慢变得感性了。(?)

*堆砌的毛病就是改不了。

*唯有这些一触即发的人事记忆可以证明我们并非孑然一身,并非此生虚度。

【有些人放在夜晚】

叠好被子。将鬓角的发丝别到耳后。一丝不苟地给上衣涂上肥皂。面带微笑地端起水杯。夹起一筷菜蔬放进嘴里。找出创可贴处理大拇指的伤口。把《小团圆》从书架抽出又放回。在习题册的某一页淡淡地折上一角。

你不应该出现在这些俗世的庸常里,不由分说地占据我劳碌过后短暂的失神时刻。习惯了圣光的眷顾,我便再无心力应付世事。

直到夜晚降临我的房间。大片黑沉的色块悬浮在空气中,凉凉地压着我的身体。有水流哗哗地淌过下水道,召唤着...



我迷恋浩渺无望的风景
飞机舷窗外的漫天行云
大兴安岭的万里寒冰
盛满笑意的你的眼睛

我一次次出门远行
每一次都伤得不轻
最后只是将满腔爱你的热情
换了一碗涩而无味的茶饮

投降

孤独
像一头迎面撞上的野兽
在寥无人迹的日暮时分
凶猛地撕咬我

我握着我的笔
胆战心惊地交出你

好文共赏《三只蚂蚁吊死一个人》

乐子子子子:

大概是在一年前的一次飞机上看了这篇文章,醍醐灌顶般的震慑心灵。


简嫃的气魄在女作家里面算少有的,她对自己思辨的提升有一种近乎苛刻的要求。


我至今想起那些短暂的时光仍会心痛,因为人不应该那么无邪地快乐。



--谈挫折


一只红蚂蚁,一只黑蚂蚁,一只白蚂蚁;架起它们的天线,穿好行军靴,排成一路纵队,踢着漂亮的正步,誓师讨伐。


三只蚂蚁雄兵,寻找一处名为“人”的肉体丛林,开始挖战壕、修栈道、布设地雷、搬运粮草,依人体结构画分游击战区,它们非常聪明地把总司令部设在头发地带(如果那个人不是秃头的话),在举行简单而...

《时间玫瑰》

1.
“如果遇到了喜欢的人,就把这朵玫瑰送给他。”——这是祖母临终前对我的交代。
顺着她的目光所指,我看到了放在床头木盒里的那朵玫瑰。木盒是深棕色的,样式朴素而庄重,看得出是极好的木材。而与之相比,盒中的玫瑰却极为普通。似乎与平常花店所见的并无不同。只是那隐隐撩拨出的花香让这间被中药味长久浸泡的屋子变得美好起来。甚至,多了一抹灵异气息。
“一定要确定是真心喜欢才行。不然就没用了。”祖母的声音平静祥和,嘴角还有一丝若有如无的狡黠的微笑。毫无久病之人的衰弱与疲惫。
“只是这样的赠送,意义何在?”我凝视着盒中的花瓣,那样的血红,似乎即刻就要化为一滩液体,深深地浸入它脚下所臣服的土地。
“这是时间玫瑰。它会让那...

想你

梦到你
是水中捞月
是奋不顾身的抢劫
欢喜洒了一身
抱着空篮子摔倒了

梦不到你
是双眼变成了黑夜
我把窗户咬出血
你也不在月光里面

都不好都不好
还是见见你吧

和你有关的一切,都是我的宝藏。
© 懦夫 | Powered by LOFTER